观点谏言

如此“大方”盘剥教育,问责不能缺席

文章出处:政能亮 │ 网站编辑:郭凭慧 │ 发表时间:2020-09-08

文丨政能亮特约评论员 黄羊滩

“立德树人奋进担当,教育脱贫托举希望。”这是今年教师节的主题。健全中小学教师工资长效联动机制,切实保障教师工资待遇,是各级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。

9月4日,国务院通报了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、挤占挪用教育经费等问题的督查情况:自2015年到2020年8月20日,拖欠教师绩效工资、生活补贴、五险一金等费用47961万元,挪用上级拨付教育专项经费34194万元;假借推进供销合作社改革名义,发起成立融资平台违规吸纳资金,变相强制教师存款入股,截留困难学生生活补贴……

政能亮丨如此“大方”盘剥教育,问责不能缺席

如此蚕食鲸吞教育费用,手段之卑劣,吃相之难看,后果之严重,令人触目惊心。这样严重违反国家法律和政策的恶行,居然在长达5年的时间里安然无恙,亦属奇闻。

纵观通报,当地从教育上“搞钱”的本事可谓得心应手,毫无挂碍。这边厢,挪用大额度的教育资金毫不手软。比如2018年、2019年两年间,大方县共挪用上级教育专项资金34194万元,其中中央直接下达部分26027万元,占被挪总数的76%。

那边厢,“鹭鸶腿上劈精肉,蚊子腹内刳脂油”,小额资金一样也不放过,当地4.2万多名困难学生每人被克扣50元补贴入股一个信合公司,导致210多万元困难学生补助被违规截留。更不要说,以发绩效的名义逼着教师按照第13个月工资的2.5倍金额入股信合公司。

在国家三令五申提高教师待遇、保障教师权益的氛围之下,大方县却逆流而动,滥用行政权力打教育费用的主意,或直接挪用,或强令盘剥,或雁过拔毛。

一般而言,在现有的制度监察机制下,财政资金的任何异动,很难逃得过监督的眼睛。财政部门内部有严格的内审机制,上级部门也会有年度核查,专项资金的追踪制度也十分完备。既然制度体系如此严密,那么问题来了,这些教育资金又是如何被挪出去的?又何以能够在长达5年的时间里没有被查?当地究竟有没有正常的信访反馈渠道?

毕节属于贫困地区,本来,在贫困地区,惟有教育才是摆脱贫困的治本之策。当地应该更加主动把教育当做重中之重来办理,不仅要改善学校的软硬件设施,也要提高教师的待遇,以确保招得来、留得住好的教师。同时,也应该切实给那些困难学生提供必要的救助,这些理应成为各方的共识。

挪用教育经费的事情,此前并不鲜见。2014年2月,教育部披露,近两年追回挤占挪用经费9亿元。

目前尚无整体性的情况披露,但大方县的案例也给各方提了一个醒,不要低估地方政府“搞钱”的冲动,不要放松财政管理的尺度,不要天然地认为没人好意思去打教育经费的主意。尽管这些年我国的教育特别是义务教育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,但仍时不时有人试图蚕食鲸吞这块“肥肉”。

教师节临近了,各地都在营造重视教育的氛围。当此之时,也不妨结合大方县的案例,举一反三,查一查本地是不是存在类似的挪用挤占情形。重视教育,尊重教师,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,更不能一边讴歌一边盘剥。

大方县也该警醒警醒,发扬奢香文化、实现与毕节市区的同城化,“推动城市建设成为县域经济增长的新动力”,固然是一条路径,但搞城建与发展教育本身并不矛盾,何况,壮丽的城市面貌也不能靠着一味盘剥教育来呈现。

接下来,想想该怎么样把挪用的钱找回来,补发给教师和学生。当然,该问的责也不能少。